[委員專訪]楊蘭:重視基層婦幼保健機構發展
  每日甘肅網記者 任珈琳
  1月12日下午,省政協委員楊蘭接受本網記者專訪,她就加強基層婦幼保健機構發展談了自己的想法和建議。
  楊蘭說:“婦女兒童的健康是人類持續發展的前提和基礎,婦女兒童健康指標不僅是國際上公認最基礎的健康指標,更是衡量社會經濟發展和人類發展的重要綜合性指標。婦幼保健工作服務的婦女兒童群體約占總人口的三分之二。婦幼衛生工作承擔著降低嬰兒死亡率、孕產婦死亡率、提高人均期望壽命和出生人口素質及生活質量的重大使命,社會效應大、惠及面廣。做好婦幼衛生工作對於提升全民健康水平,推動國家社會經濟可持續發展,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具有全局性和戰略性意義。多年來,婦幼保健機構堅持婦幼衛生工作方針,以《母嬰保健法》和《中國婦女發展綱要》、《中國兒童發展綱要》為核心,健全婦幼保健服務體系,完善婦幼保健學科建設,推廣婦幼保健適宜技術,實施婦幼公共衛生服務項目,著力增進婦幼保健服務的公平性和可及性,婦女兒童健康水平得以不斷提高。但是由於人員配置、財政投入不足等客觀原因和開拓創新不足、頂層設計不科學、學科建設滯後、業務發展不能滿足日益增長的保健需求,機構運營不善等問題正在成為婦幼保健機構發展的障礙,制約婦女兒童健康水平的持續改進。我們於2013年9月-10月採用問卷調查與現場訪談相結合的方式,對基層婦幼保健機構行政和業務管理人員進行了婦幼保健戰略發展調研,並結合婦幼保健機構監測等現有資料,對結果進行綜合分析,客觀的梳理了婦幼保健機構存在的問題:
  婦幼衛生人員配置不合理,缺編、缺人及業務素質低嚴重制約婦幼保健機構發展
  基層婦幼保健機構是全省婦幼保健工作的主力軍,不僅承擔轄區內婦女、兒童的預防、保健、醫療、康復等個體化服務,更重要的是承擔著轄區內大量婦幼保健公共衛生管理等群體性工作,是《兩綱》、《兩規劃》和母嬰保健法的具體落實機構。但全省各級婦幼保健機構均存在編製不足、衛生技術人員短缺和結構不合理的情況,已成為影響當前各級婦幼保健機構保健醫療工作開展的突出問題,也是各級婦幼保健機構面臨的共同問題。
  ⑴原衛生部1986年《各級婦幼保健機構的編製標準(試行)》中提出各級婦幼保健機構的編製標準為:省(自治區、直轄市)級121-160人,市(地)級61-90人,縣(區)級41-70人;臨床部人員按設立床位數,以1:1.7增加編製。衛生部2006年頒發的《婦幼保健機構管理辦法》規定衛技人員占職工總人數的75%-80%。按以上標準測算,全省婦幼保健機構人員至少應達到4460—7370人、衛技人員至少應達到3345-5529人才可以滿足婦幼衛生事業發展的基本需求。
  ⑵婦幼保健機構運營監測結果顯示,2012年全省婦幼保健機構職工總數5002人,在編人員3920人,占78.36%,全省75.5%的婦幼保健機構在編人員數均低於1986年規定標準的下線,7個地市級婦幼保健機構(占50%)在編人員不足61人,67個(80.72%)縣區級婦保健機構人員在編人數不足41人;全省婦幼保健機構共有衛生技術人員4155人,占83.07%,省、市、縣三級婦幼保健機構衛技人員占總職工的平均比例均在75%以上,但依然有14個縣區不達標,主要集中在酒泉(3)、定西(3)、臨夏(2)、平涼(2),個別縣如臨夏州廣河縣僅占33%(在崗24人,衛技人員8人)。全省現有3920人的婦幼衛生人員編製遠不能滿足需求。
  婦幼保健機構衛技人員的學歷層次不高
  婦幼保健機構衛技人員的學歷雖然逐年有所提高,但到2012年依然約70%為大專及以下學歷,且隨著機構級別的降低,高學歷人員比例逐漸減少;職稱構成由高至低依次為初級、中級、副高級及以上,正高級職稱省級最高,縣級無,中級職稱從高到低依次為區級、市級、縣級、省級,初級職稱從高到低依次為省級、縣級、市級、區級。衛技人員的學歷和職稱構成不合理、業務素質低影響學科發展與業務工作質量的持續改進。
  基層婦幼保健機構增編難度較大
  隨著社會對婦幼衛生服務需求擴大,編製不足的機構申請增編,但《婦幼保健機構管理辦法》不能作為增編的依據,制約了人才引進和婦幼保健隊伍的擴充。有編製但進不來人的矛盾在基層婦幼保健機構也很突出,如作為市級的定西市婦幼保健院只有編製25個,目前在崗23人,臨夏州婦幼保健院核定編製90個,但在崗僅66人,這已成為制約婦幼保健發展不可忽視的人為因素。全省婦幼保健機構現有人員配置數量與質量與社會衛生事業發展不夠協調,不能滿足日趨增長的婦幼保健服務需要,不僅影響自身學科發展,同時也影響到群體保健業務等公共衛生工作的開展。
  工作經費得不到保障
  《婦幼保健機構管理辦法》要求各級婦幼保健機構向社會提供公共衛生服務所需的人員經費、公務費、培訓費、健康教育費、業務費,按照財政部、國家發展改革委、衛生部《關於衛生事業補助政策的意見》(財社〔2000〕17號)的規定,由同級財政預算,按標準定額落實,根據實際工作需要,合理安排業務經費,保證各項工作的正常運行。設備購置、修繕等必要的發展建設支出根據需要合理安排。婦幼保健等公共衛生事業機構向社會提供公共衛生服務所需經費,由同級財政預算和單位上繳的預算外資金統籌安排。
  ⑴全省98家婦幼保健機構全額撥款事業單位92所占94%,全/差額撥款事業單位6所占6%,分別為甘肅省婦幼保健院、蘭州市婦幼保健院、甘州區婦幼保健院、民樂縣婦幼保健站、山丹縣婦幼保健站、靈臺縣婦幼保健站。全省婦幼保健機構中22.45%的機構收入與支出持平,11.22%的機構總收入小於總支出,66.33%的機構總收入大於總支出。
  ⑵、按照現行全額事業單位部門預算收支兩條線管理體制,各級婦幼保健機構的財政補助收入標準很低,只能保證人頭經費(編製人員工資撥款),基層保健機構雖有財政專項收入但都為專款專用,辦公經費每年約5萬(250/人/月)左右。設備購置、修繕及業務發展拓展等必要的發展建設經費,提供群體婦幼保健公共衛生服務所需的日常管理、技術指導、質量控制經費以及婦幼基本公共衛生和重大公共衛生項目工作經費等均無財政支持,只能由機構業務收入足額上繳財政專戶後按照60-80%返還款中支出。機構運營資金非常有限,各項工作投入嚴重不足,因為我省許多縣採取財政專戶代發工資,機構績效管理與激勵機制無法實施和體現,導致部分婦幼保健機構業務開展日益萎縮,影響機構的良性發展,也制約了婦幼保健機構公共衛生職能的履行。
  婦幼保健機構業務用房不足
  國家在婦幼保健機構基礎建設方面無相關建設標準,目前基本上參照綜合醫院的標準執行。2012年機構監測結果顯示,14個市(州)婦幼保健機構平均用房面積為5208平方米,83個縣級婦幼保健機構平均用房面積為1574平方米;4家市(州)級婦幼保健機構業務用房面積不足2000平方米,30家縣級婦幼保健機構的業務用房面積不足800平方米,遠遠不能滿足日常工作的需求。2011年起,省級財政已開始連續五年每年補助5000萬元支持市縣級婦幼保健機構建設,2011-2013年已支持資金1.5億對43所婦幼保健機構進行改建、擴建,基層婦幼保健機構工作環境即將改善,業務用房狀況會有好轉。但是,由於地方財政無力配套,國家財政補助不能補償各機構基建建設資金,因此造成多數機構負債建設,不同程度增加了機構運營壓力。另外全省個別婦幼保健機構由於歷史原因和其他行政事業單位共用一棟樓聯合辦公,由於配套資金無法解決,無力申請機構改擴建項目,限制了機構發展。如永昌縣婦幼保健站與縣衛生局、愛衛會、衛生監督所多家單位聯合辦公,武山縣婦幼保健院與衛生局、監督所、疾控中心聯合辦公,業務用房少,制約業務拓展,也影響本地區婦幼保健事業的發展。
  婦幼保健機構管理機制不靈活,缺乏激勵機制
  長期以來,各個婦幼保健機構的內部管理都在按事業單位體制有序進行,我省92所婦幼保健機構為全額撥款事業單位,工資除按照國家政策進行全額事業單位績效考核外,由於政策限制,機構無法實施內部的績效改革和績效管理,再加上管理者自身管理理念和管理技能的不成熟,影響職工的工作積極性和機構良性發展。  (原標題:[委員專訪]楊蘭:重視基層婦幼保健機構發展)
創作者介紹

冬天

gwfrlvhezun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